用户菜单

用户登录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

希腊葡萄酒

Να είχα νερό απ’τον τόπο μου
και μήλα απ’τη μηλιά μου,
σταφύλι ροδοστάφυλο
απ’την κληματαριά μου
Δημοτικό τραγούδι
如果可以我愿饮家乡水,
吃我家苹果树上的苹果
品尝我家葡萄架上那些
味美多汁的葡萄
希腊传统民歌

葡萄酒是属于希腊农业产品,是我国文化遗产的要素。希腊葡萄酒的存在已被广泛认可,而希腊酒也与希腊人周游列国了四千余年。苏格拉底曾如是总结葡萄酒在文明社会中的作用:“酒乃滋补温情之物,可平复神经修养身心…它唤醒了愉悦的心情,它点燃了生命中奄奄一息的火焰。如若小酌慢品,这酒就会像晨露般渗入心田…这时,那酒是热情地邀请我们享受快意,没有强迫也无需原因!”柏拉图则认为“酒给予人勇气”,而希腊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称“无酒无爱”。

早在6500年前希腊马其顿考古遗止中,就发现了最早的欧洲葡萄酒产品。人们在那里还找到了世界上最早的压榨葡萄的残留物。另外,在公元前两千和一千年,人们也在中国(河南省)发现了山葡萄酒的踪迹。更有流言称世间第一支酒杯是模仿引发特洛伊战争的海伦的乳房制造出来的。因为希腊人相信酒有情欲之意,他们希望盛酒的杯子来自于希腊文化中最美女人的胸部。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称葡萄树为“天然母亲”,欧里庇得斯在他的作品《巴克斯》中为葡萄酒做了大量辩护。“赛墨勒的后代狄俄尼索斯发现了葡萄树泉水,送给了人类社会;葡萄酒是人间疾苦之良药,是真正的神,是神的祭酒,为人类祈福。”(欧里庇得斯在马其顿皇家宫廷里的最后演出)。


剑桥大学教授保罗·卡特里奇在他最新的研究中表明,如果在公元前600年希腊开拓者没有定居法国的马西利亚,那么法国人就不会对葡萄酒如此热衷,列不要说其它国家了。法国马西利亚的一款葡萄酒品牌至今仍以古希腊品牌命名。闻名于克里特和迈锡尼文化的希腊葡萄酒,通过地中海盆地出口,因为人们曾在这一地带发现了带有希腊艺术特征的装葡萄酒用的双耳瓦罐。希腊人引进了“欧洲葡萄”然后制成葡萄酒送往希腊地中海殖民地。

“... 女神宁芙将酒洒向萨特
双耳瓦罐中满是青涩葡萄枝...”
《与狄奥尼索斯为伍》, 康斯坦丁·卡瓦菲/1907

Cultural review "ε π ι Κ ο Ι ν ω Ν ί Α"

印象葡萄酒

«Εάν αποσυνδέσεις την Ελλάδα, στο τέλος θα σου απομείνουν μια ελιά, ένα αμπέλι, κι ένα καράβι».
Οδυσσέας Ελύτης
“如果试图把希腊分解成为元素,那么最终的分解结果将会是一棵橄榄树,一颗葡萄树和一艘船。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在希腊的文化和社会生活中,葡萄酒一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同时,葡萄酒也是希腊人民的健康饮食的重要元素。

虽然在古希腊葡萄酒酿造的开始时间我们无从考证,但是人们普遍认为由腓尼基商人把葡萄酒带到克里特岛的。 

在希腊发现的酿酒最早的证据是在瓦斯帕特拉发现的一台葡萄榨酒机,瓦斯帕特拉位于克里特岛中部,大约位于从克诺索斯到位于在该岛南部的梅瑟拉平原的米诺斯路线上。Vathypetro综合建筑,是一个小村落的一部分,大约建成于公元前1580年左右,在公元前1550年左右遭到了严重损坏,据推测,可能是因为地震原因。

该综合建筑的南边部分放置着一台葡萄榨酒机,目前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葡萄榨酒机安置的区域是一片精心铺设区域的一部分,该部分区域是用于存储和生产葡萄酒和纺织品的。该区域提供的证据的复杂程度可以表明,米诺斯开始生产葡萄酒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而其复杂的结构则可以表明宗教仪轨和农业之间存在着一些联系。

葡萄栽培的宗教方面的含义可以追溯到狄俄尼索斯神进入希腊世界和希腊神话。 
狄俄尼索斯通常也被称为他的罗马名字酒神巴克斯,狄俄尼索斯神似乎是同时拥有两个不同的起源的神。一方面,他是酿酒,农业,葡萄种植业和自然生产力之神,同时他也是希腊时期的守护神。另一方面,他也代表神秘宗教的一些突出的特点,例如在埃莱夫西斯中提到的的突出特点:欣喜若狂,在日常世界中通过对身体或精神的极度兴奋而释放自己,以及秘密仪式的开始等。

据一个神话,酒神狄俄尼索斯是希腊主神宙斯和凡人女子塞墨勒的儿子,凡人女子塞墨勒是底比斯的卡德摩斯的女儿。当宙斯以真实面目见爱人塞墨勒,塞墨勒看见天神的第一眼就惊吓过度,颓然倒地,晕过去了。宙斯看见她惊恐的状况,一步跨到她身边,想不到,宙斯身上的闪电的火点燃了宫殿。顷刻间,昔日所有变成灰烬。塞墨勒被璀璨之焰烧死时,狄俄尼索斯还只是个没足月的婴儿,是父亲强而有力的手救了他。他的父亲将他缝在自己的大腿里,直到足月才将他取出,因他在宙斯大腿里时,宙斯走路像瘸子,因此得名(“狄俄尼索斯”即“瘸腿的人”之意)。婴儿出生之后,宙斯然后喂给婴儿一些蛹,喂养他长大。

在另一个版本中,则带有更明显的宗教色彩,狄俄尼索斯,也被称为扎格列欧斯,是希腊主神宙斯和地狱女王普西芬尼的儿子。赫拉派泰坦神用玩具引诱刚出生的婴儿,将刚出生的婴儿酒神杀害并毁掉尸身,却被雅典娜,雷亚,或德米特保存抢救出他的心,宙斯把他的灵魂再次投生在赛米莉的体内获得重生,而当时赛米莉正怀着一个新生的狄俄尼索斯扎格列欧斯。于是,关于酒神重生不死的故事遍传希腊各地,使人们崇拜不已。后者也构成了那神秘的俄耳普斯神话的一部分。

狄俄尼索斯通常与一群正在享用葡萄酒的人一起出现。致力于饮酒,长笛演奏,舞蹈,追求浪漫爱情的西勒诺斯和自然之女神是狄俄尼索斯最常见的同伴。 
对狄俄尼索斯的描述经常也可能包括酒神的狂女迈那得斯,她是受到酒神的影响而变疯的,人们一般相信,她们是为神所附身。在酒神的影响之下,她们可以拥有不寻常的力量,传说他们可以将动物或人五马分尸。有时,狄俄尼索斯的同伴,也称作半人半兽的森林之神萨蒂尔,也表示与西勒诺斯具有一样的意思或者其他意思。

人们普遍认为,第一次提到酒神狄俄尼索斯是在皮洛斯的迈锡尼遗址的发掘现场发现的古希腊一个线性文字 B 碑文中的一部分,碑文中出现的一个神的名字近似“酒神狄俄尼索斯”。我们无法证明该神是否与葡萄酒相关,但毫无疑问的是,葡萄酒,已经成为希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迈锡尼时期结束时,大约公元前 1200 年左右,葡萄酒建立了其宗教地位。

在整个古希腊,希腊葡萄酒贸易是非常广泛的。早期的称号指定系统的实施是为了保证深受尊敬的葡萄酒产品的起源纯正。希腊的船到达什么地方,葡萄酒就能到达什么地方。

虽然葡萄酒代表了贸易的主要活动的一部分,葡萄酒同时也构成了我们日常生活元素的社会和宗教仪轨,以及古希腊思想的基本要素。

在荷马的伊利亚特中,有一个著名的场景,参加完他心爱的朋友帕特罗克洛斯葬礼后,满心悲痛的阿基里斯朝海面上看去,荷马使用了一个大胆的描述性词语,这一描述性词语生动的揭示出阿基里斯当时的悲痛的感情和痛苦,荷马创造了一个与本性几乎完全相反的模糊的感觉,但是这一感觉却与英雄的感情紧密连接在一起,确切的反映了英雄当时的感情,这一图片的名称是:“葡萄酒-黑暗-大海”。

古希腊文学创作的另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抒情诗,发源于饮者之聚,饮者之聚是一个重要的社会机构,男人们在这一社会机构中进行辩论或者举行派对。希腊的饮者之聚是一个男性贵族的活动,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社交聚会,男人们在一起喝葡萄酒,交谈,并在一个欢乐的酒宴环境中充分享受欢乐。葡萄酒对于激发集体兴奋发挥着重要作用,而饭后通过传递桃金娘树枝标志着唱歌的开始,男人们唱着短小而简单的歌曲。

“当我喝下葡萄酒的时候,所有曾经困扰着我的思绪
和我心中所有折磨我的沉重的痛苦,都被风带走了。
当我喝下葡萄酒,巴克斯开始在我周围闲荡,
在花一样的风中,他让我感到晕眩。
我编织鲜花的花环,戴在我的头上
我赞美我的活泼情绪。
当我喝下葡萄酒,我淹没在香味中
情歌,打开我的怀抱。
所以,我喝葡萄酒,因为这让我受益匪浅,
我会带走这些,而留下所有其他的。
我编织鲜花的花环,戴在我的头上
我赞美我的活泼情绪。
当我喝下葡萄酒,折磨我的所有痛苦都沉沉睡去了
如果我的生活充满了悲伤,我要它有什么用?
因为葡萄酒正引导着我向快乐本区,我欢快的唱着歌
葡萄酒让我感觉我好像拥有了克罗伊斯王所有的财富。
请给我狄俄尼索斯甜美的葡萄酒
庆祝生命。”

我们再也找不出能比这首饮酒谈情的诗更好的赞美葡萄酒的了。在这首诗中,葡萄酒被描述成为生命的纯粹的快乐,葡萄酒带走了令人烦恼的思绪和悲伤,庆祝幸福的爱情,给人的印象是人类是不朽的。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我们应该注意:虽然抒情诗人阿尔凯奥斯警告说:“一个用葡萄酒来束缚自己智慧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生活”,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则强调说,“青铜能够映照出人的外形,而葡萄酒则能够映照出一个人的内心”。在这一思想中,酒不仅仅是能够为生活带来快乐的元素,更重要的是,正如上面的前的诗句所描述的。葡萄酒有能力反映一些我们无法看到的深藏在内的东西,也就是我们的感情真相,就像镜子能够反映可视的内容,但是却是尚不为人所知的和误导的:外形。

也许,正是这种想法,提示了柏拉图建议人们“我们难道不能通过一项法律,首先规定,未满 18 周岁的公民不可以接触葡萄酒,这不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我们应该教育大家知道,无论是在身体之火还是灵魂之火上再次倾倒火是绝对错误的,禁止青少年接触葡萄酒,从而能够预防青少年变得具有易于兴奋和性情暴躁的特点。其次规定,30 岁以上的成年人可以适当喝一些葡萄酒,但年轻男子绝对不能过度饮酒。但是,当一个男人已经达到40 岁,男人 40 岁以后可以多喝些葡萄酒,因为它是酒神赐予男人们消除烦忧的礼物,他可以参加酒宴聚会,并且向酒神狄俄尼索斯以及其他神祈祷,邀请酒神参加长者的仪式(这也是一种娱乐活动),葡萄酒的存在,对人类是一种恩赐,葡萄酒能舒缓因为衰老而造成的性情暴躁,我们的灵魂可以慢慢变得不那么坚硬,而慢慢变得柔韧和柔软,重新焕发青春,对生活充满新的希望。

葡萄酒的一系列的特点以这样渐进的方式展开,显示出成熟的年龄成为饮用葡萄酒的必要的先决条件,年龄成熟的男人积极参与这些活动,能够重新焕发灵魂的活力,表达情感,并且分享酒宴聚会的礼仪。

让我们感到非常有趣的是,我们认识到,在古代中国,我们也可以追溯到关于葡萄酒的消费,虽然在古代中国,并没有找到像古希腊那种葡萄酒与神话的联系。然而,在诗经中的一首诗中,诗人描述了狩猎结束之后,葡萄酒在宗教礼仪中占有特殊的地位,而饮用葡萄酒一般象征参与者之间的社会团结与和睦。

“人们饮酒之后创造诗歌,没有哪首诗是在人们饮水之后创造出来的” 贺拉斯

古代罗马在葡萄酒的历史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意大利半岛的葡萄种植的影响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人。随着罗马帝国的兴起,带来了科技的增加和人们对酿酒的了解,酿酒逐渐蔓延了到帝国的各个部分。人们普遍认为,用木桶代替陶器灌装葡萄酒是罗马人引入的最重要的创新之一。

在罗马时期,所有的人都能够饮用葡萄酒,从卑微的奴隶,到贫苦的农民,最高贵的阶层直至贵族。在罗马人的观念中,他们认为葡萄酒是一种生活的必需品,这促进葡萄酒能够在各阶层中的具有了广泛可用性。这种思想导致人们希望把葡萄种植和葡萄酒生产传播扩展到罗马帝国的每一个部分,以确保其稳定供应。

与此同时,希腊已失去了对葡萄酒的霸权,直到第一个千禧年结束之时,一个以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健康的葡萄酒贸易,逐渐得到蓬勃发展。

在拜占庭帝国,葡萄酒和葡萄已经成为基督教宗教从古代遗留下来的神圣象征。在圣餐的神圣之谜中,葡萄酒象征着基督的血,而葡萄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象征性的描绘,其含义是有关基督和他的弟子的,在传统民间艺术的杰作,东正教堂珍贵的器皿上,木头或者大理石上雕刻的神庙和圣像中都有所显示,这些创作都表现了艺术家的无与伦比的审美敏感性和深深的情感,以及他们创作智慧的价值。

但是,到了中世纪末期,受制于越来越严重的封建土地管理,葡萄种植逐渐下降,从而导致葡萄酒的质量逐步退化。寺院,作为拜占庭帝国的最大的地主,日益成为当地葡萄酒传统的保管人,收购葡萄园和酒窖装备,以维持生产。拜占庭帝国的衰落造成了与葡萄种植和葡萄酒生产有关的生产和贸易活动的大幅下降。

在同一时期,战争几乎持续不断,在小亚细亚东部的阿拉伯人的创造了英雄史诗和对迪杰尼斯阿克力塔斯的拜占庭传奇文学。史诗似乎重塑了其与荷马史诗的古老传统之间的联系,因为这些诗歌的诗句大力叙述随着每一天的场景,其中葡萄酒成为一个与过去的光荣事迹的链接纽带之一:葡萄酒是英雄们在酒会上的好同伴,葡萄酒表达了英雄对英雄的母亲或妻子的亲切关心和爱护,当英雄从战斗中凯旋归来时,葡萄酒是不朽的思想的精髓表达,因为葡萄酒甚至可以引诱死亡之神。

到了 13 世纪,在威尼斯领土扩张的时期,特别是在希腊西部,威尼斯的影响可以追溯到出口生产中。马尔瓦西亚,一个令人向往的甜葡萄酒,最初产生于克里特岛,然后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和某些爱琴海岛屿上进行生产,成为这一时期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值得注意的是,传统的民间诗歌使用了蓝宝石的颜色来描述特别马尔瓦西亚独特的细微差别,从而提醒我们荷马史诗所描述的“葡萄酒-黑暗-大海”。

后来奥斯曼帝国征服了希腊,由于希腊人民受到经济和政治形势的压力影响,葡萄酒的生产条件变得越来越困难。

19 世纪希腊独立的第一阶段,结合了重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这极大地影响了葡萄酒的生产。尽管存在着不确定的问题的性质,这一时期标志着重要的葡萄酒企业的开始,并且生存至今天,而且逐渐繁荣。 

此外,葡萄酒是希腊社会和希腊诗歌的好伙伴,因为我们可以发现,在每一个社会活动和对每一种感觉的描述中,我们都可以看见葡萄酒的身影,而葡萄酒和葡萄逐渐成为希腊各方面的性质和社会生活的典型象征。

二战对希腊葡萄酒业所造成的破坏长达近 10 年。在随后的几十年间,葡萄酒业在世界生产的领域中出现——一流的葡萄酒,希腊的葡萄酒开始名扬世界各地。

葡萄酒的故事,甜甜的酸酸的,正如生活——有时黑暗有时明亮,正如大海——不断地前进。

从这个庞大的范围内,根据官方数据,我们列出当时曾经向中国出口葡萄酒产品的公司名称,我们希望在将来,能够有更多的希腊葡萄酒公司向中国出口葡萄酒,让更多希腊品牌的葡萄酒出现在中国市场的货架上。

写的 E. Moutsaki